湖北医疗医药网欢迎您!

您当 前所在位置:主页 > 医疗资讯 >

医疗资源每年浪费一两万亿,背后是一道最难解的分子式

2019-08-19

  “医疗资源浪费严重。全世界医疗资源浪费在20%~40%之间,我国一年的医疗费用为五六万亿,20%的浪费就是一万多亿,40%就是两万多亿,非常的吓人。”

  8月17日在上海举行的2019价值医疗高峰论坛上,上海市卫生和健康发展研究中心主任金春林举出了这样一个“吓人”的数据。

  世界银行集团健康营养与人口全球实践发展局卫生专家刘锐,在当天的论坛演讲中给出了美国的数据——“美国每年花费在不需要的医疗服务上的资金,一度达到7500亿美元,占卫生总费用的30%”。

  一方面是严重浪费,另一方面是患者得不到有效的治疗,“获得感”普遍低下。这是一个世界性难题。怎么解决?

  与会的专家提出的解决之道是——价值医疗。

  那么,什么是价值医疗?

  价值医疗可以简化为一个分子式:分子是医疗的疗效和患者的健康产出;分母是为此支付的总量成本。数值越大,则价值越大。为增加价值,一是着眼于提高产出,一是着手降低成本。

  前者涉及供给端改革,务求实现更有效的医疗服务、更大的患者满意度,更高的健康水平;后者则涉及支付端改革,以期降低医保基金与患者的负担。

  价值医疗的理念源自美国,在中国倡导不过数年,期间适逢“三医联动”的新一轮医改涉入“深水区”。短短数年间,中国医疗卫生界的各方人士几乎同时认识到,上述看似最简单不过的价值分子式,实则是一道最难解的算式。

  盖因价值的分子几乎没有理论上限,而分母则有当代社会整体成本的硬性约束。且分子与分母处于持续的动态演进之中,单一向度地调节分子或分母,皆会导致过犹不及的负面效应。

  价值算式是一道考量微妙平衡的算式,难解,但必须解。2019价值医疗高峰论坛,是健闻团队举办的第三届同主题论坛。围绕“价值医疗”这个老话题,与会专家的探讨激励且富有建设性。这道算式或许并无终极答案,但探讨与实践本身正在迈向解决之道。

  政策正逐步往价值医疗方向迈进

  价值医疗的概念最早由美国哈佛大学教授迈克·波特提出,并由奥巴马政府推行。其背景,正是基于美国医疗资源的投入产出比低下,在发达国家阵营中处于垫底的位置。

  中国政府于2016年正式倡议“价值医疗”的医改战略。当年,财政部、国家卫计委、人社部等三个中央部委,与世界银行、世卫组织联合发布《深化中国医疗卫生体制改革》的政策总论,首次提出“建设基于价值的优质服务提供体系”,报告中同时指出 “价值医疗”将成为全球医疗卫生制度改革的核心。

  价值医疗的通常定义,是指通过改革医疗服务提供体系,同时实现三个目标:更好的医疗服务、更高的健康水平,以及更加可负担的医疗成本。

  在医改实践中,价值医疗旨在建立医疗服务和健康结果之间的有效联系,从而实现从服务量和盈利为目标,向以患者健康结果为目标的转换。

  从2016年至今,价值医疗在中国医疗界被屡屡提及,成为大家耳熟能详的“关键词”。2019年6月,国务院印发《关于实施健康中国行动的指导意见》。

  在国家卫健委中国人口宣教中心主任姚宏文看来,这是在国政策层面对价值医疗的进一步重申。“从以疾病为中心向以健康为中心转变,从注重治已病向治未病转变,从依靠卫生健康系统向社会整体联动转变,国家出台的一系列政策都体现出价值医疗的核心理念”。姚宏文在8月17日的2019价值医疗高峰论坛开场致辞中表示。


上一篇:大爱无疆 命运与共——献给中国援非医疗五十六载非凡岁月

下一篇:医疗资源每年浪费一两万亿,背后是一道最难解的分子式

© 2019湖北医疗医药网 all rights reserved 湖北和联世纪科技发展有限公司